服务项目

联系方式

美国世界艺术家协会(中国区协会)
电话:13681330360
邮箱:waaachina@126.com
网址:www.achinaart.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东街中国传媒大学创逸园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美术界纪念吴冠中先生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4-06-10 04:06:43【打印】【关闭】

摘要:2010年8月2日上午,中国美协组织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学习了李长春同志在观看“不负丹青——吴冠中纪念特展”后所作的《做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的讲话。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在会上宣读了李长春同志《做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的重要讲话,并传达了中央指示精神。会议由中国美协秘书长刘健主持。

 

   2010年8月2日上午,中国美协组织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学习了李长春同志在观看“不负丹青——吴冠中纪念特展”后所作的《做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的讲话。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吴长江在会上宣读了李长春同志《做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的重要讲话,并传达了中央指示精神。会议由中国美协秘书长刘健主持。

    当日下午,《美术》杂志于中国美协会议室组织召开了学习李长春同志《做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讲话重要精神的美术界座谈会。冯远、吴长江、范迪安、刘健、袁运甫、邵大箴、马书林、杜大恺、王镛、张晓凌、胡伟、郑工、李一出席了座谈。会议由《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主持。

    评价一位艺术家能否成为大师,要看他为这个时代留下的财富对于历史和未来所能发挥的作用和影响。

    冯远(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李长春同志的重要讲话从五个方面对吴冠中德艺双馨的崇高风范给予了高度评价,提出了作为和如何作为一位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的标准、榜样和所应具有的条件。吴冠中先生以毕生精力研究探索绘画艺术的中西结合与创新发展,他了解中国艺术传统,也了解西方文艺的精华。他以数十年努力实践,创造了具有中华文化精神的现代艺术风格。他的艺术作品精神境界是高远的,审美价值取向体现了求真、求善、求美的特质,他的作品形式是专家、百姓共同喜爱的。吴冠中在营造经典与大众审美对话之间做到了最为完美的连接。他为人治艺纯粹坦诚,质朴透明,敢说真话,敢于表明个人的观点。他倾一生心力,嫁艺术为妻,彻底奉献身家性命,一切的悲欢荣辱与艺术紧密相连,这才有了他负丹青、丹青负他的生命感喟。因此,他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领域杰出的代表,他的成功是20世纪和世纪之交中国艺术史上的独特个案。吴先生和刚刚离开我们的张仃、华君武等先贤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师,他们的为人为艺值得我们学习、研究、继承、发扬。

    《讲话》还就“德”与“艺”的内涵价值以及两者的关系作了深刻的分析,并且为如何贯彻科学发展观,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营造良好的艺术创作氛围和社会环境,催生更多的传世之作,涌现更多的名家大师向我们提出了要求。在今天的时代,我们评价一幅作品优秀与否,是看它的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评价一位艺术家优秀与否,是看他(她)的思想深度、学问修养和艺术才情;而评价一位艺术家能否成为大师,要看他的人品德行、艺术境界、社会贡献、艺术价值及其文化史意义,以及他(她)为这个时代留下的财富对于历史和未来所能发挥的作用和影响。

    融会中西,独辟蹊径。

    刘大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主席):今年以来,在群星璀灿的艺术星河里有几颗耀眼的巨星殒落,他们是张仃先生、华君武先生、吴冠中先生。他们以各自不同的奋斗经历、在各自的艺术领域做出成就,为我们留下宝贵的艺术财富,为中国美术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为中国美术事业的繁荣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是文化艺术界学习的楷模。中央领导同志号召美术界向老一辈艺术家学习,学习他们不懈的艺术追求、高远的艺术境界、崇高的精神境界,这是对文化艺术工作者的创造精神和创造活力的激励与莫大鼓舞。

    吴冠中先生具有非常鲜明的艺术个性,他的探索与创新精神值得尊敬。1950年留法归国后,他一直在院校执教,桃李芳菲,在教学的同时不懈地创作实践,不停歇地进行着对艺术形式创新的尝试,对作品的个性风格和表现形式上的追求与探索贯穿了他的整个生命。他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时代特色和时代精神,为时代而歌,令人耳目一新。他在油画领域一直致力于油画中国民族化的探索,力求使这个西方画种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成长,他的不懈努力令他的油画具有了中国精神和东方艺术品质;他在中国画的实践中大胆吸收其他画种的特长,融会贯通,形成了强烈的个人风格和独特的艺术面貌。吴冠中先生不仅在艺术探索上大胆冲破樊篱,更在文艺批评领域上具有极高的建树。他敢于坚持自己的艺术思想,在很多文章中直言不讳地阐述自己独到而犀利的观点。这在当下艺术界也是难能可贵的。他晚年向中外美术机构分批无偿捐出他所有的作品,让自己的作品回报于人民和社会,体现了奉献社会、服务人民的崇高人生价值。(书面发言)

    吴冠中先生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精神高度。

    吴长江(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张仃先生、华君武先生、吴冠中先生几位前辈相继去世,让美术界感到无比悲痛,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的深入思考与讨论。几位先生从各自不同的方面、不同的角度代表了那一代人的精神,无论他们的思想、艺术成就,以及作为一个文化人在社会发展进程中所起的作用,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精神高度。

    对于吴冠中先生,有两点我最为敬佩:首先是他对国家和人民的挚爱,其次是他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吴先生当年怀抱理想赴法留学,学成后毅然放弃欧洲优越的创作条件,回到百废待兴的新中国,立志报效祖国。几十年来,他坚守艺术阵地,创作了一大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俱佳的绘画作品,为我国当代美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吴冠中曾说,自己爱上了美术,身家性命都属于美术了。几十年来,他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心爱的艺术创作中,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的探索。吴冠中先生用他自己的行动证明,他是一个追求真理的艺术家。他对于社会现象的批评与思考超越了一个画家个体的艺术创作,进而关心整个社会的命运和中国的未来。《讲话》充分体现了中央对于我国当前的文化建设的迫切认识——时代呼唤中国文化艺术的大师,呼唤有自主创新意识和具有国际影响的中国文化艺术大师,而吴冠中先生恰恰就是当代中国社会中,最具有这种既继承了中国传统、又借鉴吸收了国外其他民族的艺术养分和开放自信精神的有中国大国气派的艺术家。我们应认真领会、贯彻长春同志的《讲话》精神,大力弘扬创新精神,宽容挫折和失败,使广大美术家才华展示有舞台、一切创造有空间、一切贡献受尊重,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提供有力的人才保障,促进中国美术事业的健康发展。

    吴冠中先生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艺术遗产。

    范迪安(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馆与吴冠中先生有着亲切的情缘,吴先生的几次重要展览,或者说他的艺术人生的几个重要节点活动都是在中国美术馆进行的。吴老去世后,中国美术馆感念于吴老对国家和人民的奉献,感恩于他对中国美术馆两次重要的捐赠,及时策划和组织了“不负丹青——吴冠中纪念特展”。李长春同志专门前来参观展览,听取了我们对展览的介绍,亲切慰问了吴先生的亲属。在参观过程中,长春同志十分认真地观赏了展出的作品,观看了吴先生生前用过的画具、出版的画册和手稿等,特别认真地阅读了吴先生对每幅作品所写的笔记,发表了重要讲话。我感到,长春同志的重要讲话是对吴冠中先生艺术与人生的高度评价,体现了中央领导对优秀艺术家和中国美术发展的关心与重视。长春同志的讲话从五个方面指出了吴冠中先生在艺术上的贡献,更重要的是,提出做德艺双馨、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艺术家这一重要的命题。时代呼唤伟大的作品,中央殷切希望广大文艺家创作出能够反映这个时代、无愧于这个时代、反映人民精神、无愧于人民需求的精品力作,我们要认真贯彻、遵循,奋力实践。吴冠中先生给我们留下了丰厚的艺术遗产,其中闪耀着他德艺双馨的精神光彩,我们要真正从他的艺术精神、文化理想和人格品质中吸取力量,做无愧于这个时代和人民的文艺家。

    从吴冠中先生这里,看到了一个更大的力量在推动我们事业的发展。

    袁运甫(清华美院教授):从《讲话》中,我们看出,李长春同志对吴冠中先生有着深刻的了解,他不是一般泛泛地谈,而是一种阶段性的评价,同时也是一份很过硬的材料,证明了他是一个什么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画家。吴先生的为人值得我们学习,他离开人世前,已经把生平所有的作品统统捐献给社会,这在当代美术界找不到第二个人。他最心爱的是他的艺术,是用他的生命换来的,爱的程度超过了自己的生命,却能全部捐献出来,值得敬佩。吴先生留给我们的就是这样崇高的精神境界。他的很多作品是精神的无价之宝,鼓励着当代中国文艺事业的发展。最近,中央一再强调人才的培养与选拔问题,美术界能够出现这样的人才不容易。美协能够抓住时机举行座谈,中国美术馆也积极地举办吴先生的展览、组织群众性的讨论,让大家去了解一个人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画家、社会需要什么样的画家。吴先生让我们看到了充满了健康追求的精神世界。现在我们美术界处在一个健康向上的状态、很有凝聚力。中央一直牵挂着人才的培养,担心哪一方面后继无人,但是,我觉得美术界真的是充满了希望。我从吴冠中先生这里,看到了一个更大的力量在推动我们事业的发展。

    创造面向时代的新艺术。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吴冠中先生在美术界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他之所以有争议,是因为他的艺术主张非常鲜明,观点非常明确,言词也很激烈,一些人有不同意见,彼此之间展开学术争鸣是很正常的现象。长春同志说,看人看事要看总体、看大的方面,要看主流;对创新的理论和实践要支持,对不同的艺术流派要有宽容的态度,可以友好地展开学术讨论,不能采取压制的态度。吴先生献身创新艺术,东寻西找、上下求索,无疑是一面革新的旗帜。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的主流艺术尤其是中国画,步伐稳健,强调回归传统、重视笔墨,有积极的一面。而吴先生以自己的创新精神与革新的锐气,从另一方面推动中国美术的前进步伐,这是当今中国美术界前进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他的这种勇气和精神应大力提倡。吴先生的画并非张张都是力作,他的艺术创新追求当然也不是中国艺术的唯一方向,创新道路宽广,例如还有以古开今、在发掘传统中寻找新径等等。

    在对待中外文化艺术的态度上,吴先生认为,中国的艺术和外国的艺术虽然有不同的表现体系,但在本质上是一致的,是可以互相打通的。融中西、通古今,实际上是为了创造新的艺术。他一直反对中国艺术可以封闭起来发展的观点,也反对没有骨气地一味模仿洋人,制造“洋垃圾”。李长春同志的《讲话》肯定了吴先生的爱国主义精神、肯定了他弘扬民族文化、主张艺术要与人民大众相结合、要为大众所理解的艺术理念,肯定了他打通古今、融合中西、面向时代的努力,这些都值得我们认真学习、思考和体会。

    他在晚年对国家和社会的捐赠更是真诚的奉献。

    马书林(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评价吴冠中先生可用一个“真”字。他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他的艺术是真挚的艺术,他在晚年对国家和社会的捐赠更是真诚的奉献。吴先生敢讲真话,直面人生,坦诚为人,光明磊落,在美术界、理论界提出了很多颇有建树的观点,对于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长春同志在《讲话》中给吴先生的定位非常准确:“中国当代美术界成就卓著、具有影响的艺术大师,是德艺双馨的人民艺术家。”从吴先生的艺术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无论是在油画的民族化还是中国画的现代化方面,都体现了中国人的精神,每件作品都充分体现出一种中国人的真情实感。吴冠中先生是发展传统、创新传统,真正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深层领悟的创造型艺术家,他的作品充分体现着积极进取的文化精神。

    吴先生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没拿国家一分钱,他说,艺术家创造好的作品,就是要留给社会、留给人民,充分体现出无私的胸怀和高尚的品格。长春同志对吴先生的评价,不仅是对吴先生的高度赞扬和充分肯定,也对当今艺术家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艺术家该如何真正担负起“艺术为人民”的责任和使命,成为一个真正的德艺双馨的、无愧于伟大时代的艺术家。

    他的成就正是我们一代艺术家共同追求的方向。

    杜大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吴冠中是一个非常真诚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隐讳自己的观点。对于正在往前走的艺术家,他们的状态,往往要比他们艺术成就本身更重要。我前不久参加了一个学校的硕士答辩,有一个同学写了一篇肯定吴先生的文章,底下的老师就发出这样的质疑来:“你说,吴先生的笔墨是传统吗?”有这样一种声音,把学生弄得不能讲话了。我很奇怪我们今天还有这样的声音。我觉得质疑是正常的,我们需要有不同声音;但是质疑的方式,那种轻蔑、那种调侃甚至谩骂的方式,让我觉得很悲哀,完全不是在学理层面进行的平等讨论。长春同志的讲话鲜明地提倡创新,重建中国文化的基础,应该整合古今中外所有一切的文化遗产。吴先生做出的努力,是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尽管这个努力目前来看多少有些局限,但是这种努力本身,只有肯定。长春同志的讲话是很及时的、非常重要,也给美术界进一步认识吴先生提供了很多在国家意义上、时代意义上甚至在人类文化意义上的一个视角。如果拿吴先生与林风眠作比较会发现,吴先生在当代性、民族性方面做得更彻底,林风眠的画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西方的影子,但是吴先生的画却是超越这个时代的,他的成就正是我们一代艺术家共同追求的方向。

    我们应该发扬吴冠中先生的创新精神,为当代中国美术创作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李长春同志的讲话是代表党和国家对当前的文艺政策、文艺方针的一次非常精辟、非常深入的表述。特别是他谈到学习吴冠中,就是要学习他博采众长、勇于开拓、锐意进取的创新精神。在我的印象里,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正式讲话中明确地提出“吸收外国现代艺术长处”等说法,还比较少见。“吸收外国现代艺术的长处”是为我所用,既坚持了中国文化本体的精神,又有一种非常开放的思想。我想,这篇讲话对我们现阶段文艺界、美术界进一步解放思想、开拓创新,是带有指导性的文件。吴冠中先生的创新精神,不仅体现在他的艺术创新上,还体现在他的理论创新上。吴冠中是一个有思想、能够独立思考的艺术家,他提出的一些理论问题往往比一般理论家还要尖锐。虽然有些偏激、片面,但我认为是一种“深刻的片面”。在新时期中国美术发展的几大关键时刻,他都能预先、大胆地提出很多新的看法,包括内容与形式的问题,绘画的形式美、抽象美,“笔墨等于零”等很多尖锐的意见,实际是促进大家思考的,而且推动了当代中国美术的创新。我们美术理论工作者也应该学习他敢于说真话,敢于提出一些可能引起巨大争议的理论观点,当然要经过深思熟虑,尽量避免片面,同时也要避免“平庸的全面”。我们应该发扬吴冠中先生的创新精神,在美术理论、美术史研究、美术批评各方面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为当代中国美术创作提供有力的理论支撑。

    中国在当代必须产生自己的大师级的人物。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中国的当代文化于世界上的弱势局面和文化逆差现象令人担忧,中央的人才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大力度进行对人才的培养。李长春对吴冠中的高调评价,不仅仅是针对吴冠中个人的,也反映出对整个中国当下文化人才缺失的忧虑。吴冠中从根本上来讲还不是改革开放30年培养出来的,那么改革开放之后有没有培养出来大师级人才?中国在当代必须产生自己的大师级的人物,只有大师级的人物出来说话,这个国家的文化才有分量。在《讲话》中,我特别注意到,李长春同志对吴先生那些“深刻的片面”理论的评价是非常宽容的。根据近现代世界文艺发展来看,一个深刻片面的人,往往能够带动一段历史的发展。比如印象派的“光色就是一切”,导致一个伟大的时代。黄宾虹说,中国画“舍笔墨而无其他”,结果一个大师就出现了。阿道夫·罗斯说“装饰就是罪恶”,导致我们现在所有的建筑都没有装饰了,包豪斯以来所有的建筑就成型了。独树一帜的见解,哪怕是奇谈怪论,都是一个天才的表现,庸人说不出这样的话。通过李长春的《讲话》,我感觉维护一个大师首先就是要维护他的个性,要给他一个成长的空间,不能想办法削弱他。一个民族不去宽容这样的艺术家,不去宽容这样的观点,不去维护这样的个性,这个民族就产生不了大师。

    一个新的科学的春天、新的文艺的春天即将到来。

    胡伟(中央美院教授):长春同志的《讲话》通篇反映了一种精神:一是要树立民族自信,其次是要包容发展。以前我们谈传统比较多,在中西结合方面争论很多,多少都带着不自信,对于西方的借鉴稍微多了一点,我们就批评了;风格样式上稍微走得过了一点,也批评了。这个《讲话》出来后,相信一个新的科学的春天、新的文艺的春天即将到来。

    记得我当年毕业前后,学院里的讲座非常多,通常都是在电教室,但吴先生的讲座是在大礼堂。这是我印象中唯一一个在大礼堂办的讲座,能容纳五六百人的大礼堂座无虚席,讲座的题目是《艺术的真善美》,至今记忆犹新。老先生讲话很激动,南方口音也很重,青筋暴跳,感觉讲得很吃力,消耗很大,感觉他对艺术、对他思考的问题、对他要谈的问题特别重视,要把它讲清楚,希望大家能够重视他的话、听清他的话。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在从事艺术这件事情上是勇往直前,不计其余。在大学里对这位老先生留下的美好印象,因为舆论影响,到后来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不知那些反对言论是在什么背景下产生的,但是吴先生的观点推动和启发了我们去反思过去、定位创新。长春同志的《讲话》是党和国家对文艺工作者提出的新要求,沿着这个方向努力,任重道远。

    吴冠中在中国现当代美术的地位具有一种很重要的标杆意义。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吴冠中与徐悲鸿、齐白石、林风眠相比,是在西方的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的交集当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吴冠中在中国现当代美术的地位具有一种很重要的标杆意义,他开启的是另一个时代。他的艺术其实是探讨了一个现代问题,间接反映了艺术和社会政治之间的关系。新中国前30年,艺术很自然在艺术为政治服务的社会思潮下被边缘化了;近30年,随着整个社会形势的变化,艺术开始获得越来越多的探索上的自由。李长春的《讲话》,体现了国家对创新精神的倡导和鼓励。吴冠中先生提到的“笔墨等于零”,意义在哪里呢?我觉得在艺术探索上,个人的风格、个人的观点都可以进行尝试,没有界限,而且现代社会容忍失败、容忍这种尝试。但是有没有底线呢?李长春的《讲话》当中也提出了:做人的底线。所以德艺双馨的意义就在这里凸显出来,吴冠中的意义也就在这里显示出来,在艺术探索上面可以没有界限、不受约束,但是,他的心里面必须有国家、有人民。

    立艺先要立德。

    李一(《美术观察》杂志主编):长春同志的《讲话》高屋建瓴, 高度评价了吴冠中先生的艺术人生,并以吴冠中先生为典范,为广大文艺工作者如何为人为艺指明了努力的方向。人品和艺品是密切相关的两个方面,一个艺术家应该在两个方面不断修炼达到德艺双馨。既讲人品,也讲艺品是中国文化的传统。中国古代的文论、画论、书论都讲究人品和艺品的统一,但是过去讲“德成而上、艺成而下”,德艺二者有上下之分。今天我们讲的“德艺双馨”,既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又有新的发展,不是强调上下之分,而是强调两方面都达到高度。更为重要的是长春同志在讲话中对“德艺双馨”作了具体的阐释:“德”就是指个人的个人品德、职业道德、价值取向、社会信义、理想信念、精神追求,“艺”指艺术才华、艺术能力、艺术思想、艺术风格、艺术境界,是一个人的艺术水平和艺术成就的集中展现;德与艺相辅相成,相互促进;人品决定艺品,立艺先要立德;唯有德艺双馨才能使高尚的人品和高尚的艺品相得益彰,行之久远。有了这样明确的阐释,使我们更能全面理解把握“德艺双馨”的深刻含义。

    《讲话》体现了国家文化战略思考中“以人为本”的内涵。

    刘健(中国美协秘书长):这一段时间,张仃、华君武、吴冠中先生相继离开,受到社会民众关注,中央领导通过各种方式给予了极大关心。李长春同志的《讲话》对吴先生艺术人生的深情解读与高度评价,也集中体现了中央对艺术界和美术家的重视与尊重。以上三位先生以独具的艺术光华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取得了非凡成就,对中国美术发展的进程都做出了无可替代的巨大贡献。

    吴冠中先生执著于生活和创作的态度,他的率真性情、犀利的谈吐,他的中西融合、艺写风物、鲜明的艺术风格成为他情系终生追求的全部。吴冠中在晚年把自己手上绝大部分作品无偿奉献出来、回报社会,令人钦佩。作为一个艺术家,能够把自己如此看重的作品无偿捐献出来、回报社会,是不寻常的。吴冠中先生把他整个生命与心血全部都系于美术事业之中了,他的无私捐献是我们民族珍贵的文化财富。他的艺术人生独具的光华得益于其生活的积累,也得益于改革开放大时代的眷顾,更得益于中国综合国力与国际影响力的大幅提升以及艺术家创作环境的优化与国家文化政策对艺术家个性的包容。《讲话》对于吴冠中先生的高度评价对美术事业、对美术家都是一个鼓舞,反映出中央对整个文化战略的宏观思考。学习《讲话》让我们更好地领会到其中体现的“以人为本”的精神内涵,是促进美术发展和创作繁荣的重要支撑。

    吴冠中在当下中国文化艺术发展中呼唤自主创新的示范意义。

    尚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新时期以来,吴冠中先生不仅通过他的艺术创作在油画的本土化和中国画的现代性探索上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深受人民群众和中外艺术界的喜爱与赞赏,而且在艺术思想上一直处于引领时代的前列。从《风筝不断线》到《内容决定形式?》再到《笔墨等于零》,在新时期各个阶段他都有针对性极强的思想和议论见诸学界,不仅引发了学界大规模的讨论,而且也为矫正时弊、解放思想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当代美术界,还鲜有在理论思想与创作实践两个方面都取得了很高艺术成就的艺术家可以和他相媲美,因而,我们对于吴冠中的当代意义的认识还局限在对于他个人艺术成就的分析与评价上,还没有看到他在当下整个中国社会文化建设中进一步解放思想、呼唤自主创新中的示范作用。在文化艺术界开展学习吴冠中、争做德艺双馨的优秀艺术家的活动非常及时,也非常必要。今天的座谈会一方面是进一步对吴冠中先生在各个时期对于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影响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与回顾;另一方面则是学习了李长春同志的讲话,更深刻地认识到在当前开展学习吴冠中活动的意义与必要性,也更深刻地领会了对于推动发展文化艺术的战略意义与时代紧迫性。

版权所有:美国世界艺术家协会  技术支持:中国网站托管基地